七月馬上聯想到,暑假(對某些人啦)、鬼月(對大部分台灣人)、國慶日(對在台灣的美國人),但我的七月則是「教會月」。從已經辦了10餘年的ILT我愛台灣宣教營,擔任了四年翻譯,到二水教會母會升級成了主日學老師,今年更有榮幸參與四年一度的TKC -Taiwan Youth Convention青潮而出 (社青還是可以吧XDD)!!

 

TKC原意為「長老教會青年團契」(台語直翻),但在這裡我們也可以叫他是「台灣青年大會」(Taiwan Youth Convention),透過這次的活動藉著邀請國內外各路青年一起共襄盛舉,喚起(台灣)青年對社會及對國家議題的關注及信仰反思。透過不同的專題演講、音樂饗宴及工作坊研討讓我們用不同的方式及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究竟,我們青年在台灣的定位是什麼? 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為社會做什麼?

 

大會活動開始,余啟運牧師(余哥)便以聖經故事中大衛挑戰歌利亞的章節勉勵青年,不要叫人小看我們年輕,因為我們若是相信照著上帝的旨意行,就會得著力量。我很喜歡余牧師的講道,非常貼近年輕人的語調,在事前跟牧師對稿的時候..只有大綱!!!!!!我和另一位翻譯搭檔Cindy臉都青一半,拿著牧師據說會出現在講道1/2內容的PPT上場。這是這場大會的第一個翻譯,所以一開始非常的混亂,筆呀紙呀翻譯機掉的掉,但真的很感謝其他同工都會適時伸出援手,更換電池,偶爾協助記下講道重點怕我們漏聽,也感謝 主的帶領,讓之後的同步口譯情況終於漸入佳境,也找到一個安靜的好地點,不會被雜音干擾、可以一次擺放很多參考資料的檯子使翻譯事工進行順利。或許我們還年輕,還是會犯錯,還是一直再找最適合自己的位子,但我相信,只要是 上主悅納的事工,他會替你安排最好的幫手,也會加給你最適合自己的能力,並且,還需要的是我們本身對神的信心和努力替神做見證;這也是今年教會月馬拉松下來我最大的體會(其實我也是個遲鈍的青年...)

 DSC06360.JPG  

風中一隻狼的背影翻譯前只吃羊乳鈣片  

接下來的每一場專題演講相當精采,例如第二天的專講,劉清虔牧師對青年的期待及點破現在問題,包含青年與潮流的互動(觀念流行或是於打扮上的追隨流行),他的用語犀利而且善用台語諺語,譬如當劉牧師在形容現在許多長老教會只默默的做禮拜「祈禱祈禱,越祈越倒(台語)」,形容台灣文化變遷,又如結婚禮服西洋化「是要出嫁,不是出山(台語)」,(這樣也同時造成翻譯時的困惑...這是要照翻嗎...?!) 現在教會青年對自己的定位著實卡在一個尷尬的地帶,有時本身也難免會問自己,到底我要做一個什麼樣的基督徒,基督徒可不可以跟隨潮流呢? 紋身、跳熱舞、怎樣的潮流才是上主喜悅的潮流呢。以前的時代女性社經地位極低,若不跟隨潮流,我現在還有機會參加活動,跟大家分享我的體驗嗎? 那同性戀議題呢?

 

在我看來,從本次的參與者與講員互動中可以發現大家都是帶著自己的疑惑與滿腔的熱血來尋求一個答案和解決方式。但青年現在關注的議題其實也常常得不到一個最佳的答案,因為每每提出來討論,教會的講者往往拋出一個開放式的答案。我們面對的問題很單純,卻同時也很複雜。每一次專講及Workshop都離不開台灣青年身分地位認同、公平教育及民族平等、現代網路文化的議題。當我們提倡公平正義被落實,有時也忽略了別人的公平正義;一個排灣族青年在專講時提出了原住民文化常常被忽略的事實,大會中的唱誦聖詩、禱告時使用的語言,常常也都是以河洛人為主,這是事實,但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完整落實社會公平正義呢? 人類真的可以做到無私的公平正義嗎? 我的觀念和我所體認到的認知是完全無偏頗的嗎? 當我的認知偏頗的時候,做出來的決策往往就不能向大眾所訴求的公平正義了:為此,我們必需要不斷的四處探索,在各種自己認為微不足道的地方更要警醒,求主敞開我們的心,讓我們有多餘的空間去思考過去被我們視為微小事物,更甚,不被我們認同的議題。

 

在活動期間適逢社會上正滾滾討論的大埔土地徵收事件,我們一個專講老師的姊姊因為在抗議的時候被帶去警察局了,他在分享時告訴我們這件事。這類議題層出不窮,也非絕無僅有;政府徵收無反抗能力的農民和勞工財產和權益,強拆民宅,但卻無人能阻止這件事。是因為社會大眾漠視嗎? 不是。是因為大家不夠同心合一。帶領的人需要更多的統整及協助,因為我們都不完全。這是此次青年大會另外呼籲青年所要注意的要點,教會的合一,(unification)是讓力量更強大的來源,我印想很深刻,余牧師引用了德國牧師 Martin Niemoller一段話: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這是一句發人深省的銘言。在這裡說的是我們必須要替別人發聲,但若以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要學習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或是教會地區的隔閡,學習合一,才能夠讓事工推行更有效率。台灣青年現在在我看來非常有主見,每個人都是sectionalist(地方主義者),但對於某些議題時,我們卻來不及集結起所有人,或是集結了所有人,準備的時間卻不夠,因為合一是需要時間去整合的。沒有一間公司的規範或是規格可以在一天就完全推行落實的。教會青年,北中南東,不是只有一年一度才聚集在這裡的。

 總要來一段熱血音樂  

竟然在活動中看到大學英文老師mr張睿詮在間接推廣自己的CD=  =  

聊聊這次翻譯事工的感動,經歷兩個禮拜ILT(我愛台灣宣教營)brainstorming到彷彿卡崔娜過境的腦袋,當總召告訴我「口些,那翻譯手冊窗口都對你喔!」我點頭的當下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直到已經活動前一天還是有資料不斷朝我飛過來的時候,腦中突然回到之前做DM發稿的前夕還有一堆商品照片還沒有去背的那種恐慌,但那時我已經半腳踏上高鐵要前往台北了,其實也沒退路。一邊統整先前協助翻譯文件同工回傳的資料,其實我內心非常的不踏實,因為我其實是個有點粗線條的人,感覺一定會漏掉時麼不自覺...,但我先前有暗自不斷地對 上主爭取這樣的機會,不斷地求告祂說「send me!」所以想想還是繼續這樣把它完成吧! 很感謝 神,也感謝他派來的眾天使們,每個人也都是我的老師,是我在信仰上和事工上學習的對象,在肉體疲累時還是有力氣繼續往前進,同時,我也希望能夠成為大家的天使。這次的事工,我心裡是滿滿的感謝。

 

在場的大會語會青年多半是大學或是年輕的社會工作者,或許對於自己在社會上的定位仍然非常不確定,也不一定會因為幾次的講道,或是參加完青年大會就突然得了啟發做大事得冠軍拿金牌。我相信每次的對話,對 神,對人或是對自己,都是一次次的播種與施肥,最後,會長成什麼樣子的森林,就看大家怎樣去耕耘囉!

 DSC06407.JPG  

2013,教會月,ILT/TKC amazing race

to be continue...

泰國的CCT +馬來西亞團+台灣人  

創作者介紹

沙灘上的兔腳印

陳口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